扎克伯格万字长文宣言:Facebook 要打造一个全球化社区,拯救日渐分化的世界

m.jiucaihua.cn编者按:作为科技行业的领头人,马克扎克伯格想让 Facebook 把一切都有序地联系起来,改变现状。今天,扎克伯格发表了一篇万字长文(英文6,000字),阐述了Facebook 的未来野心:打造一个互动的、安全的、消息灵通的、包容的全球化社区,帮助人们相互理解,拯救日渐分化的世界。 以下是文章全文。 致我们的社会: 我们正处于链接世界的旅程当中,我们经常会讨论我们正在着力建设的事物,以及如何对其进一步提升。今天,我想跟大家探讨的问题是:我们现在构建的世界真的是我们想要的世界吗? 历史,是世界上所有人共同书写的一个故事,从部落到城市,再到国家。我们迈出的每一步都使我们学会了如何去构建社会,从而让我们可以做成我们之前做不到的事情。 现在,我们即将迈出我们的下一步。全球化是我们的最大机遇,我们可以使地区繁荣且自由,促进世界的和平与理解,让人们摆脱贫困,推动科学的发展。但是我们面临的挑战更需要全球齐心协力来应对,例如摆脱恐怖主义,应对气候变化以及疾病。现在对人类发展的要求不再仅仅局限于城市或国家之中,而是上升到了世界的层面。 现在这点非常重要,Facebook旨在将人类联系变得更加紧密——建立一个全球社区。一开始的时候,所有人对这个想法都毫无争议。每年,世界各地都在建立了更多的联系,这是一种积极的趋势。然而现在,世界各地还有一些人没有加入全球化的进程,甚至还有些不和谐的声音存在。所以问题就在于,我们能否建立一个可以适合世界所有人的全球社区,以及我们现在采取的方式到底是在推动整个进程还是在阻碍进程的发展呢? 现在,每个人都应该想想自己如何才能为世界发展发挥积极作用。我想起了一句我之前对科技的看法:我们总是爱高估我们未来两年能做什么,又总是低估我们未来十年能做什么。我们可能没有能力立刻建立一个所有人都满意的社会,但是我们可以从现在开始不断努力。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Facebook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不断发展基础设施建设,从而让人们能更好地建立一个为世界所有人服务的全球社区。 在过去的十年里,Facebook一直致力于建立你与家人和朋友之间的联系。在这个基础之下,我们下一步将会把重点放在发展全球社区的社会基础设施建设,从而帮助我们发展,保证我们的安全,鼓舞我们的信心,并且让世界人民都加入到这个社区当中。 把世界各地的人们联合起来,组建一个全球性社区,这个任务比任何一个组织和公司的项目都要艰巨。但是在这里,我想Facebook可以帮助世界解决以下五个问题: 1、我们如何建立一个互助的社区?以及如何发挥传统意义上的机构的职能? 2、我们如何建立一个安全的社区?从而保护人们不受危机侵害以及帮助灾后重建? 3、我们如何建立一个每个人都有着公平发声机会的信息社区?从而让人们可以接触到新的想法? 4、我们如何帮助人们建立一个世界范围内公民共同参与的社区?如果参与人数高达世界人口一半,那我们又会怎么做呢? 5、我们如何建立一个全球首例能够反应集体价值观和公序良俗,跨越文化、国家和地区的包容性社区? 我想说一下我对这些问题的期望:Facebook公司将会投入更多的人力和物力来建设未来社区的基础设施,将世界各地的人们聚在一起。可能这些问题Facebook并不能给出一个完美的解答,但是我坚信不疑的是,我们可以在解答过程之中发挥我们的积极作用。 Facebook的工作主要是促进人们对社会发展做出积极影响,同时减弱技术和社交媒体造成的社会分化和隔离。我们致力于不断学习和完善,我们会非常认真地担负起我们的责任,今天我想跟在座各位谈一谈我们将会如何为全球社区尽出我们自己的一份力。 如果想要建立一个满足我们所有人的社区,那么我们就必须从数百万个小社区和类似的社会结构建设转为个人层面上情感和精神的建设。 无论他们是什么组织,教会、体育队、工会还是其他地方团体,他们都将作为我们社区的基础设施,一同发挥重要的作用。这些团体为所有人提供了目标和希望,其中的道德准则也是我们所必须遵守的。团体中的舒适感也是人们的一种诉求,同时,这些基础设施还为我们提供了个人发展的指导,安全的网络关系、价值观、文化规范和问责制、社交聚会、仪式以及其他打发时间的事情。 在我们的社会之中,我们和我们的朋友、家人有着个人的关系,之后我们跟制定基本规则的政府有着制度关系。同时,一个健康的社会也会需要那些介于我们和政府之间的人的照顾。所以当我们提到社会结构的时候,我们说的就是那些“调解小组”,这些小组的存在使我们团结在了一起,强化了价值观的存在。 然而,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某些地区重要的基础设施数量出现了明显的下降。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一些地方团体的成员下降了超过25%,这种衰退突出了更加深层的问题。调查显示;大部分人对于未来都缺乏希望。我们需要面对的社会挑战是和社会问题一样严峻的经济问题。正如一位牧师这样跟我说过:“人们非常不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因为过去的一些东西消失了。” 在线社区的出现是一个创举,我们可以通过在线或离线的切换,来帮助人们建立一个网络社区,强化现有的现实社区,并以同样的方式来强化朋友之间的关系。着力发展这种基础设施将会为社区提供一定的正面作用,同时也催生着新型关系的出现。 举例来说,一位叫克里斯蒂娜的女士不幸患上了一种非常罕见的疾病——称为表皮松懈症。现在的她加入了一个由2400名世界各地的人组成的互助小组,所以没有人必须独自受苦。一位名叫马特的男士独自抚养他的两个儿子,他建立了“黑人父亲小组”来帮助那些黑人父亲,为他们在抚养孩子的过程当中分享建议并相互鼓励。在圣地亚哥,4000多名军人家庭的成员加入了一个互助小组,这个小组的建立初衷就是让军属之间可以联系到彼此并成为朋友。在这里他们并不仅仅单纯在线上交流,他们还会组织聚会、晚宴,并在日常生活中给予其他成员支持。 我们最近发现,Facebook上超过1亿人都是我们所谓的“非常有意义”团体的成员。这些团体和成员成为了我们社交网络和实际设施建设中重要的一环。例如很多新生儿的父母都反馈给我们说在孩子满足小组条件要求之后,他们就立刻加入了相关的小组。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崭新的机会,这可以让我们和Facebook上的团体建立更紧密的联系,以及在我们的生活当中充当更有意义的基础设施。Facebook现在有超过10亿名活跃成员,但是大多数人都不去寻找他们的团体——除非他们的朋友发来邀请或者Facebook为他们进行推荐,他们才会加入某个团体。如果我们能够把我们的推荐体系进行完善,那么这将帮助那些没有团体的人与社区连接起来,从而增强了我们的社会结构。 放眼未来,我们将会根据有意义的团体来评估Facebook的发展进度,而不是根据所有团队的现状来评估。我们不仅需要帮助人们跟现实进行有意义的联系,同时还要让团体的领导者们建立更有意义的团体供人们选择。 现实生活中,最优秀的团体是缺不了领导者的,我们在线上社区已经发现了相类似的情况。在柏林,一位名叫Monis Bukhari的人是一个小组的领导者,他的小组致力于帮助难民重建家园以及帮助他们找到工作养活自己。现如今,Facebook的小组管理功能相对简单,我们正在筹备开发更多的新工具,让诸如Monis团体的领导者能够按照他们希望的方式来运营并发展他们的团队,这和我们为Pages做的有异曲同工之处。 大多数社区都是由子社区组成,这是我们研发新工具的一个新方向。正如社会和社会结构的关系,学校不再是一个团体的单位,组成学校的班级才是,之后宿舍和学生团体又是班级的子社区。所以我们准备将团体进行扩张,从而促进子社区的发展。 我们可以通过分享来参与很多社区活动,观看自己最喜欢的一场球赛或者其他电视节目,阅读一本书籍或者一份报纸、播放我们最喜欢的游戏视频等等,所有的这些不单单是为了娱乐或者获取信息,所有的这些活动都有可能成为我们与他人进行信息共享的机会,从而吸引那些与我们一样同样关注着这些问题的人。我们可以将所有的这些活动从被动消费引导为主动分享,从而加强并改善社会关系。 我们的目标是通过在线和离线将人们聚集在一起,从而促进现有社区的发展,并且催生出超越地理层面的新兴社区。这样做,我们不仅可以加强我们现实社区的建设,同时我们还可以增进互相之间的关心,进而互相扶持。 一个运行良好的社会需要通过这些建立的小团体来扶持我们个人的发展以及情感和精神需求。在这个物质生活基础设施不断衰退的世界里,我们需要这样的一个机会来帮助我们重塑这些现实社区,同时也改善我们的社会结构。 当我们建立了一个全球化的社会,我们成功的标准不只是于我们是否能够拍下视频然后跟朋友们分享,而是我们是否能够建立一个社区来保证我们的安全以及不受侵害,同时在受灾之后支持灾后重建。 现如今的世界威胁呈国际化的趋势,但是我们拥有的基础设施却跟不上整体的变化。恐怖主义、自然灾害、疾病、难民危机以及气候变化问题需要从全球角度来进行协调一致的反应,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独自面对并解决这些问题;因为一个国家爆发疾病,很有可能就会传染给邻国,一个地区的冲突很可能在各大洲范围内导致难民危机;一个地区的污染也会对世界各地的环境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人类当前的应灾系统完全不足以解决这些问题。 许多的专业人士加入了全球性非盈利组织,为需要的人提供他们的帮助,但是现有的市场却没有资助建设必要的基础设施。长期以来,我一直都希望能有更多的组织和创业公司能够研究出有助于健康或者安全的技术。我对应该建立起来的应急预案却没有人进行尝试感到很惊讶。现在摆在我们面前有一个很好的机会来建立全球安全的基础,我已经将Facebook的人力物力投入到这一事业当中。 对于当中的一些问题,Facebook中的社区在防灾治灾过程中处于一个非常独特的位置,他们可以在危难关头进行协助,也可以为灾后重建尽出自己的一份力量。所有的这些都归功与网络之间的交流,这些交流让我们能够在紧急情况下迅速做出反应,同时在社区当中传播人们内心中的正能量。 为了防止灾害,我们可以建立公共基础设施,从而尽早的发现问题所在。假设有人想自杀或者自残的时候,我们建立的基础设施就可以发挥作用,它会通知他的朋友,来挽救自杀者的生命。假设有孩子失踪,我们的基础设施将会发出琥珀警报——通过这个警报,警方已经成功的救出了很多孩子。所以,当我们意识到这些问题时,我们就与世界各地的公共安全组织进行合作共建基础设施。今后,还会有更多挽救生命的案例来证明我的观点。 在进行救援的时候,我们会通过之前建立的安全检查等基础设施让我们的朋友们知道我们是安全的,并对可能受灾的朋友们进行检查,该功能在两年内已经激活了近500次。但是仅仅这些还不够,我们最近还增加了在紧急情况下寻找和提供住所、食物和其他资源的功能。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社区应该能够逐渐面对战争以及其他遗留的问题,而不仅仅只能解决一个单一的事件。 为了灾后重建的工作,我们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用于集体行动的基础设施。几年前,在尼泊尔发生了地震之后,Facebook社区筹集了1500万美元来支援人们的灾后重建工作,这也是历史上第一次众筹赈灾行动。我们在奥兰多的Pulse夜总会遭袭之后也看到了人们灾后重建做出的努力。当时世界各地的人们自愿组织了献血活动来帮助他们素未谋面的受害者,同时,我们还建立了一整套体系,使数百万人可以成为器官捐献者,来帮助那些日后遭受不幸的人们。 未来,我们应该会通过人工智能来保证人类的安全,从而更快、更准确地了解到我们身边正在发生的事情。 我们的服务器每天都会经手数十亿条帖子、评论以及消息,但是苦于无法审核所有的这些信息,我们会对举报进行认真的审核。有时候,一些悲剧的发生,就是因为人们没有早一些意识到身边发生的事,其实很多悲剧都是可以被避免的。我希望我的团队能在事情发生之前就告诉我我能提供什么帮助,所以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 人工智能可以为我们提出更好的办法。我们正在研究将人工智能应用在照片和视频的审核工作上。尽管仍处于早期阶段,但是我们已经可以审核一些内容。人工智能在审核之后约有三分之一的报告会被提交给审核团队进行复核。 想要完全开发这些系统需要很多年的时间。现在,我们开始尝试通过AI来区别恐怖主义新闻和实际恐怖主义宣传之间的区别,以便我们能够快速删除那些尝试利用我们提供的服务来为恐怖组织招募人员的宣传。从技术上来说非常的困难,因为我们必须要建立能够阅读并理解文章的AI。但是我们必须要这么做,从而为消除世界各地的恐怖主义贡献自己的力量。 当我们讨论如何保持我们社区的安全时,真正的重点是保护每个人的个人言论和自由。我们是加密行为的倡导者,并把WhatsApp和Messenger建立一个世界范围内最大的信息传递平台,保证我们的社区可以安全的畅所欲言,由于WhatsApp增加了端到端的加密手段,我们的垃圾邮件和恶意内容减少了75%以上。 我们在前进的途中认识到了一个问题,一个全球化的社区需要基础设施建设,以便让我们不受世界各地的威胁。我们的线上社区在防灾救灾中扮演者独特的角色,保护全球社区的安全是我们重要的使命之一,也是我们未来将会重点发展的部分。 任何社区的发展目的都是让人们聚在一起做我们个人做不到的事情,为此,我们需要分享我们的新想法以及达成足够多的共识,从而促进实际的努力。 历史上,每个人都能表明自己的观点其实是一个非常积极的力量,因为它能够扩大想法的多样性。但是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也看到了,这很有可能影响我们对现实的感觉。所以,我们有责任来扩大正面影响,消除不良影响——也就是说我们需要继续增www.cctvn.cn强多样性的存在,同时不断达成共识,这样我们的社区才能对世界产生一定的积极影响。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最关注的的两个问题:一是我们看待问题的多样性,二是信息的准确性。我本人对这些问题持担心态度,虽然我们已经开始对其进行大量的研究,但是我依旧担心会有更强大的影响,我们必须减少恶劣情况的出现,从而促进人们达成共识。 社交媒体已经提供了比传统媒体更加多样化的观点,尽管我和我们周围的人都知道不同的利益方、不同的信仰以及不同背景的人可能会有不同的观点。与电视网络和报纸不同,Facebook在网络上提供的内容将会更加多样化,而非两到三个带有编辑主观色彩的观点。 但是我们必须做到的是我们要让人们了解完整的事件,而并非浓缩的观点,在发布观点的时候我们必须注意这一点。研究表明,一些想法事实上是通过不同的视角来构建自己的观点,调整之后再进行输出。一个更有效的办法就是罗列一系列的观点,让读者了解到他们的位置,并尝试自己得出他们认为正确的结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社区将能够确定哪些来源提供的观点比较完整,从而可以为读者展示更多的直观内容。 信息的准确性非常重要,我们的团队指导Facebook上有不少错误的信息,甚至还有欺诈内容,所以我们必须非常认真的进行审查。我们已经初步了解了和骗子们斗争的方式,所以我们不断地打击垃圾邮件。但是我们还有其他更加重要的工作要去做,因为骗局与讽刺及意见的界定并非非常清楚。在自由社会中,最为重要的是人们有权利分享他们的观点和意见,哪怕他们是错的。我们应该做的不仅仅是禁止错误信息的出现,还要更多地关注额外隐藏的观点和信息。 虽然我们在信息多样性和错误信息方面还有着很多的事情要做,但是我更加关注煽情主义和两极化的影响,我希望能在他们中间找到一个达成共同理解的办法。 社交媒体是一种短形式的媒体,所以其中很多信息都会被放大很多倍。最好的情况,人们关注了其中的信息,并引发了不同的思考,但是最坏的情况下,这些信息把整个主题过分简化,并且把我们推向了一个极端情况。 极端化在各个领域都有所体现,不仅仅是社交媒体的个性化问题,公司也好,教师也好,乃至陪审团都有极端化的问题。通常来说,这种情况跟政治无关,比如在科技界,围绕人工智能的讨论被过度简化为一种没来由的恐惧。而在这个问题当中,煽情主义是把人们从公平公正的观点推向极端化的主要原因。幸运的是,我们可以通过明确的步骤来消除这些负面影响。举个例子,我们注意到有些人在并没有读过故事的前提下而做“标题党”,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继续发生,我们就开始减少新闻订阅当中“耸人听闻”的标题,并根据内容标记出那些爱做标题党的新闻发布者,从而减少煽情主义的出现。我们为此已经采取了很多措施并将继续努力建设一个消息更加灵通的社区。 研究表明,改善沟通的最佳方式就是去认识某个人而不是单纯听他的意见——这也是Facebook最最适合做的事情。如果我们和其他人了解了对方跟我们有着的共同点——比如足球队啊、电视节目啊、兴趣啊等等——我们可能就会围绕着我们持相反意见的地方进行沟通交流。在未来,当我们把这个功能不断精炼之后,我们将能让数十亿人分享崭新的观点,同时减少掉新媒体带来的不必要的影响。 一个强大的新闻业对于社区的建设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只让人们发声却没有专门的人员对其进行分析是远远不够的。为了扶持新闻业的可持续发展,无论是当地新闻的升级,还是开发最适合移动设备的新闻,再到改进新闻组织采用的商业模式,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很多。 将每个人都连接到互联网上,对于建立一个消息灵通的社区也非常关键。对于世界上大多数人来说,辩论的作用不光是人们对观点进行阐述,更关键的是他们是否能够收获他们所需要的基本信息。 最后我想强调一点,Facebook上的大多数对话都是社会性质的,并非意识形态的。用户之间的关系是可以分享笑话的朋友,也有可能是在不同城市保持联系的亲人。他们都在寻找属于自己的小团体,无论是父母为了更好地养育自己的孩子还是患者想找到与自己境遇相同的病友。有些时候,这些关系是关于宗教或者运动的聚会,有的时候这些关系可能是为了难民们为了找到住所而挣扎生存。 无论您加入我们的社区时,您的真实情况如何,我们都将向您承诺我们会进一步改善我们的工具,只为让您分享您的经验。通过增加我们多样性的想法以及加强人和人之间的共同理解,我们的社区将会为推动世界发展做出巨大贡献。 只有我们的人民参与进公民进程和公民自治,我们的社会才能反映出我们的集体价值观,所以我们必须建立两种不同类型的社会基础设施:一是鼓励公民参与进现有的政治进程:比如投票,与代表就某些问题进行讨论。通过大幅增加参与度,我们才能确保政治反映出我们的价值观。二个是为全世界公民建立一个参与集体决策的新进程。我们的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紧密,我们面临跨越国界的全球性问题。作为最大的全球社区,Facebook应该探索一下如何大规模地对社区进行管理。  公民参与现有政治进程的起点是支持世界各地的投票。令人惊讶的是,只有大约一半的美国人有资格投票参与选举。这与其他国家相比是低的,同时在许多国家民主正在消退,全世界有很大的空间去鼓励公民参与。 在去年的美国大选中,我们帮助200多万人报名投票,然后进行投票。这是历史上投票人数最多的一次,比两个主要政党的总和还要大。在世界各地的每一次选举中,我们不断改进我们的工具以帮助更多的人报名和投票。我们希望在世界各地的每一个民主国家能够有比今天更多的人在选举中投票。 地方公民参与是国家的大机遇。今天,我们大多数人甚至不知道我们的当地代表是谁,但许多关系到我们生活的政策是地方化的,我们的参与对此有最大的影响。研究表明,阅读当地新闻与当地公民参与有直接关系。这说明如何建立一个知情的社区,支持性的当地社区,和公民参与的社区是至关重要的。 除了投票之外,最大的机遇是帮助人们参与到每天与他们息息相关的事情,而不是每隔几年在投票箱里进行一次。我们可以帮助建立人民和我们选出的领导人之间的直接对话和问责。在印度,总理Modi已经要求他的部长们在Facebook上分享他们的会议和信息,使他们可以直接收到公民的反馈。在肯尼亚,整个村庄都在WhatsApp组,包括他们的代表。在世界各地最近的竞选活动中,从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穿越欧洲到美国,我们看到了在Facebook上经常互动的候选人常常获胜。正如20世纪60年代,电视成为公民交流的主要媒介一样,社交媒体正逐渐成为二十一世纪的公民交流的媒介。 这为公民与各级代表沟通创造了机会。 在过去几个月中,在我们的帮助下,公民与我们的代表之间的联系数量增加了一倍。 我们可以直接用评论和发送消息的方式进行联系。 例如,在冰岛,通常在小组讨论中标记政客,以便他们可以将社区问题提交给议会。 有时,人们要为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敢于畅所欲言、进行游行。从塔利尔广场到茶党——我们的社区使用我们的基础设施组织游行。每天,人们使用他们的声音分享他们的意见,传播到世界各地,发展成为运动。妇女游行就是一个例子——一位奶奶在互联网发布了一篇文章,让她的朋友们开始了一个脸谱网活动,最终变成了数以百万计的人在世界各地的城市游行。 让人民发声是我们社区自开始起一直坚持的原则。当我们为一个全球性社区进行基础建设时,我们将致力于建立新的工具,鼓励人们进行慎重的公民参与。我们只会让我们的声音变得更重要。 建立包容性的全球社区需要建立世界公民参与社区治理的新进程。我希望我们可以探索集体决策如何在规模上发挥作用。 Facebook不仅仅是技术或媒体,而是一个社区。这意味着我们需要社区标准来反映我们的集体价值观——什么允许,什么不允许。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已经看到了问题的复杂性已经超出了我们社区的现存的流程。我们曲解有关黑人生活状况和警察暴力的新闻视频,试图抹去越南战争照片带来的历史阴霾。我们极端地看待政治辩论中的仇恨言论。最近,问题的数量和文化的重要性都增加了。 这对我来说很痛苦,因为我常常赞同那些批评我们犯错误的人。这些错误几乎从来不是因为我们的意识形态立场与社会不一致,而是运营规模问题。我们的社区标准的指导思想是试图反映我们社区的文化规范的。当我们有疑问时,我们总是愿意给予人们分享的权利。 不断出现问题的原因有以下接个方面:1、文化规范正在不断转变2、不同地区的文化不同3、人们对不同事物的敏感程度不同。 首先,我们的社区正在从最初与家人和朋友的链接变为现在新闻和公共话语的来源。随着这种文化的转变,我们的社区标准必须适应不断出现的新闻和历史内容,哪怕有些内容会让人感到不舒服。比如一个极端组织发布的暴力视频,一位不幸罹难的人,甚至是儿童裸体照片,会被其他人视为令人反感的内容,并被管理员删除。然而现在我们可以通过直播来捕获新闻,通过发布视频来反对暴力,我们的标准就将随之改变,这种情况是我们乐意看到的。只有出现问题,才能看到我们的标准是否需要调整,从而满足我们社区不断发展的愿望。 第二,我们的社区跨越了不同的国家和文化,每个地区的标准不尽相同。这并不罕见,比如说,欧洲的文化对于裸体的接受程度远超中东和亚洲的某些地区,所以他们更容易发现那些裸体的照片。对于这个用户超过20亿人的社区,想要用一套统一的标准来进行管理是完全不可行的,所以我们必须要向着地区自治的体系发展。 第三,哪怕在特定的文化当中,我们对于我们想看什么,反感什么的标准是完全不同的,我们会有自己不同的见解。我可能对政治性的演讲感兴趣,但是我不希望看到任何的性暗示,而你可能喜欢欣赏人体艺术,但你不希望听见任何冒犯行的言语。同理,您可能希望在抗议中分享一个暴力视频而不用去担心打扰到您的朋友。所以说,看到令人反感的内容是一个非常糟糕的经历,甚至是可怕的经历。但是当我们被告知不能分享我们自己认为很重要的东西时,这种感觉更糟糕。这也表明,我们需要朝着通过个人经验控制的系统发展。 第四,我们的运营规模如此之大,哪怕非常细微的一点瑕疵都会导致用户大量投诉。我们每月审核内容超过一亿个,就算我们的审核人员做到了99%的正确率,那也会出现数百万个错误。每个系统都会有一些这样或那样的瑕疵,但是我坚信我们可以把整个系统做得更加完善。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花了很多时间不断反思如何去治理我们的社区环境。局限在加利福尼亚州,我们就不能统筹全局的去看待世界各地的文化规范。恰恰相反,我们需要一个管理系统来不断丰富我们的管理规范,每个人都可以为此做出贡献。虽然这个系统还尚在研发阶段,但是我想跟大家一同分享一下这个系统将会如何运作。 整个系统的指导原则就是:社区的标准应该能够反映出我们社区的文化规范,社区中的每个人都应该尽可能少的看到令他们反感的内容,每个人又都能随意分享他们想要分享的东西,尽管分享的东西可能被归到不允许传播的类别。系统运作的方法就是建立一个大型的民主程序,通过给AI制定相应的标准,从而方便进行执行。 这个想法允许社区中的每个人对他们想要看见的内容进行设置:你的裸露点在哪里?是否允许暴力内容?图形内容呢?别人是否会亵渎你的信仰?等等。所有的这些都可以通过个人偏好进行设置。我们会定期询问您相关问题来提高整个系统的准确性。对于那些选择不设置的人,你看到的内容将会跟所在地区大多数人的选择一样。当然您也可以随时更新您的设置。 经过广泛的监控,如果你的分享内容已经越过了底线,那么这个内容将会被彻底删除。在这个圈子内,这个内容将不会向任何人显示。虽然我们应将根据法律和标准对分享的内容进行限制,但是我希望看到的是通过个人控制和公民投票制度能够减少我们对可分享内容的控制。 值得让我们注意的是,AI的主要进步是能够理解文字、照片和视频,从而判断当中是否包含仇恨言论,暴力以及色情内容等。根据我们现在的研究速度来看,我们有希望在2017年通过使用AI技术来处理一些简单的案例,但某些案例可能还需要我们进行研究再进行公布。 总的来说,最为重要的是,我们对整个社区的治理需要迎合人民情况的复杂性和不同的需求。我们向世界承诺,哪怕必须设计一个全球性的投票系统,我们也将会做得更好。从而让你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并且对自己需要的内容实现更大的控制。我们希望的是这个模型能够为其他方面的集体决策作出一定的表率作用。 这是我们全球社区发展计划重要的一刻,也是世界各地的人们反思我们如何为世界发展产生积极影响的时候。 历史上有很多类似的瞬间。好比我们从部落到城市再到国家的巨大飞跃,伴随着这些进步,我们也建立了很多的基础设施,像小区、媒体和政府、伴我不断成长,直到下一个成长点。我们的每一步都教会了我们要团结一致去解决我们面前的挑战,从而完成更多的事情。我们以前这么做,我们未来也会这么做。 我想起了林肯总统在美国内战时期的言论“我们只能通过音乐会来取得成功,这不是‘谁能想的更完善’的问题,而是‘我们谁能做得更好’的问题。过去的教条不适合现在的情况,我们面前的情况不断变化,所以我们必须不断进步,不断思考再思考。” 我们中有许多人都在为把人们联系到一起而不断努力,我希望我们的目光放的更加长远,建设一个新型社会,为我们的子孙后代创造一个我们理想中的世界。 有您的陪伴,这个旅程才显得更加有意义,非常感谢您作为我们社区中的一员,更感谢您为更加开放更加紧密联系的世界作出的贡献。 翻译来自:虫洞翻翻 译者ID:南骧 36氪文化娱乐领域招分析师,关注影视文学相关泛娱乐、泛媒体、ACG、亚文化等创业,在以上任一领域有深入研究,对商业和财经有sense,电影、动漫爱好者、电竞、游戏玩家加分,简历砸,xyy@36kr.com www.37ii.cn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