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狂是一种病,得治,而这种病可能与公司的投资人有关

banfangqu.cn编者按:对于创业人群来说,连轴转的工作状态、牺牲大量的睡眠和个人生活时间似乎已经成为了创业圈的一种常态现象。Basecamp 联合创始人兼 CTO 以及 Ruby On Rails 的开发者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DHH)对这种“常态”现象进行了驳斥,并通过著名运动员以及作家、思想家的事例证明工作与生活平衡的工作状态才应该是“常态”。总而言之,工作狂是一种病,得治。 如果你想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初创企业会“沾染”上不健康的工作习惯,或者说呈现出工作狂的工作状态,那这些初创企业风险投资者的态度是你去了解这一问题的一个不错的突破点。  参考 Keith Rabois 和 Mark Suster 这两位著名风险投资人的这条推文: 在初创企业中有一个根深蒂固的观点,那就是他们不仅赞赏玩命的工作状态,而且也要求员工呈现出这样的工作状态。对于他们来说,尝试将一生的工作价值压缩到一个风投基金押注的短期的初创企业发展时间表内是合乎逻辑的。 对于广泛进行投资押注,然而只有在独角兽企业出现时才会成功退出的投资人来说,不难理解他们为什么会秉持这样一个观点。他们当然想要这种童话式不现实的牺牲。在这过程中有人跌倒在路边,或者倒在半路对于他们来说几乎没有什么后果,可以说是要钱不要命。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创始人与有这种观点的风投家合作,后续面临如此大的工作压力也算是咎由自取。如果企业家了解风投资本家的观点和态度,如果他们选择与 Rabois 或者是 Suster 合作,那你也许就能够享受假期、周末,追求自己的业余兴趣,并且享受家庭时光。 但是,这种压力并不是仅仅由企业负责人来承担,这种压力会像水流一样向下滴落。事实上,这种压力会随着下落的过程逐渐增大,就像滚下山的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因为一旦风投资金到位,企业员工人数增加,通常是由普通员工来满足这种指数级的期望,兑现这种承诺。 狡猾的企业家试图用“胡萝卜策略”来诱惑他们的员工。这些“胡萝卜”当然是有机的、本地采购并且经由大厨精心烹制的奖励品。除此之外,他们还为员工提供办公过程中的一些看似“娇惯、放纵、任性”的福利。企业家玩的这样的一个游戏只是让这一切看上去好像是员工自己选择的这种工作狂的生活状态,是员工自己喜欢将个人所有的清醒时间(在某些情况下,甚至也包括睡眠时间)都投入到那间烦人的办公室里。 如果以上所提到的这些诱惑措施都不起作用,那企业家还有关于崇高使命的话题可以谈:我们的工作不仅仅是吸引更多的关注或者是以广告的名义窃取更多的隐私,不是这样,我们的工作是连接整个世界!你们两点一线的生活是有意义的!你们所有的牺牲都是为了更崇高的使命和意义! 从统计数据来看,这种牺牲不仅很有可能是徒劳无功的,而且付出与收获也是完全不成正比的。程序员、设计师、作家或者是经理人放弃他们个人的生活,为了一个疯狂的想法或者是不大可能实现的项目每周工作八十多个小时,寄希望于他们会得到的补偿和奖励。但其实,最大的份额属于刀疤(Scar ,《狮子王》中的角色)和土狼,而不可能是猴子。 但是,还是有许多人愿意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因为他们已经走了很远。沉没成本(人们在决定是否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不仅是看这件事对自己有没有好处,而且也看过去是不是已经在这件事情上有过投入。我们把这些已经发生不可收回的支出,如时间、金钱、精力等称为“沉没成本”)是一个很简单的理论概念,但现实中却很难去付诸实践。也正因为如此,四年悬崖式赋益、股权短期交易期限以及其他由企业大股东所采用的技巧和手段会如此有效。因为一旦上钩,那剩下的也是水到渠成之势了。 但事实却是,关于充足睡眠、休息和持续性工作习惯好处的普遍证据比比皆是,即便是像科比这样顶级的篮球运动员,在比赛淡季阶段,他也会将每天的训练时间缩短到6个小时: 科比日常的锻炼计划包括跑步、篮球技巧以及举重。在emkaoyan.com比赛淡季,他的日常锻炼安排被称为“ 666 计划”,因为他会花 2 个小时的时间跑步,2 个小时的时间用在篮球技巧上,另外 2 个小时用在举重训练上(每天训练 6 个小时,每周训练 6 天,坚持 6 个月的时间)。 科比的竞争对手勒布朗·詹姆斯睡眠时间经常长达 12 个小时。许多明星运动员都非常看重睡眠以及体力、精力的恢复,他们认为这两项对他们的运动表现有着关键的影响: 运动员通常需要比普通人更多的睡眠时间,对于他们的建议是每晚保持 8 到 10 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为佳,这并不仅仅是在比赛前阶段,而是说每个晚上都应该达到这个标准。毕竟,对于肌肉的使用频率越高,强度越大,就越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对它们就行修复和重塑。罗杰·费德勒和勒布朗·詹姆斯“贪睡”的习惯许多人都知道,他们的的睡眠时间能达到平均每晚 12 个小时,男子短跑多项世界纪录保持者尤塞恩·博尔特、美国网球名将维纳斯·威廉姆斯、俄罗斯职业网球运动员玛利亚·莎拉波娃以及前加拿大职业篮球运动员史蒂夫·纳什平均每晚的睡眠时间也长达 10 个小时。费德勒说:“如果我每天睡不到 11 到 12 个小时,那才不对劲呢。” 再者,像安东尼·特罗洛普(Anthony Trollope,英国作家)、查尔斯·狄更斯或者是达尔文这样伟大的作家或思想家,他们也都是每天保持固定、适度的工作时间,尝试在这个时间段内完成他们的工作,然后剩余的时间用来休息。达尔文的日常作息如下: 达尔文早晨起床后先散步,吃早餐,然后在 8 点会坐在书房工作一个半小时。到 9:30,他开始阅读早晨收到的邮件,并写信回复。到 10:30,达尔文会开始进行一些更严肃的工作,有时他会去到鸟舍、温室或其他几个实验场所工作。到中午时,他会告诉自己,“我已经做好了一天的工作”,然后沿着现在著名的“沙之小路”(Sandwalk)散步。这条小路也被达尔文称为“思想之路”,他在买下 Down House 不久,便在草地旁的黏土路面上铺上红色的沙子,修葺而成了这条路。 大约一小时或者更久的时间,达尔文会返回,开始吃午饭,之后继续回复信件。到下午 3:00,他会开始小憩一会,一小时后会醒来在“沙之小路”附近再转一会,然后在 5:30 回到书房,接着会与妻子艾玛和家人一起享用晚餐。就是按照上述的工作时间日程,他完成了 19 本书的创作工作,其中包括攀岩植物、藤壶和其他物种题材,颇具争议性的《人类的由来》以及也许是科学史上最著名,并且现在仍然影响这我们对于自然和人类自己的思考的《物种起源》。 这些运动员、作家抑或思想家都没有像同龄人可能会做的那样,为了自己的工作和事业付出更多的时间,做出更大的牺牲。但是他们对这个世界所做出的贡献却并没有因为他们工作与生活平衡兼顾的方式而变小,相反,他们为这个世界做出了更大的贡献。 所以,不要告诉我说创建一个初创企业所需要的付出会比创作《物种起源》或者赢取多项比赛冠军更多。这纯粹是胡说。这只是那些为了给自己的牺牲和付出做一个交代或者是那些拿别人的生活和幸福当作炮灰的人断章取义,编造出来的一派胡言。 最后,从我自身出发来讲一下这个问题,我们的 Basecamp 可以说已经成功运营了 14 年之久。 Basecamp 从不对员工工作的总时长做额外的要求,Jason(Basecamp 创始人)不会这样,我不会这样,我们的员工同样也不会这样。 现在,我们正实行每周四天的夏季工作时间,直到 8 月底为止。就是在这样的工作时间内,我们需要服务好十万多名付费用户,管理好 Ruby on Rails,撰写新书,呈现出与许多风投资本家抽象逻辑相悖的激情和活力。每周四十个小时甚至更少的时间对我们来说足够完成上述工作,对你们来说也应该足够。 工作狂是一种病,我们应该为那些感染这类疾病的人提供治疗方案和对策,而不应该一起成为苦难的狂欢者。  【编译组出品】编辑:杨志芳 m.bjdwm.cn

评论